•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 福建省万鑫人防科技有限公司
    业务:18359754444 郑先生
    办公:0594-2820002
    地址:莆田市荔城区黄石工业园区重兴南街1272号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人防设备在人防工程中的重要作用

    人防设备在人防工程中的重要作用

    时间:[2014-02-19]

            在人防地下室中,需要安装很多的人防设备用来对其进行防护,用以保护人员的安全。因为需要对其进行通风排风,所以需要开设很多对外通风的孔口,包括排烟口、排水口和通风口等。
     
            为了防止外部的冲击波和放射物质进入到工程内部,对人防地下室的人员和设备造成损坏,所以必须采取相应的措施,既安装人防设备进行保护,例如防爆呼叫按钮和通风方式信号灯箱、通风方式信号控制箱。
     
            应该把相应的人防设备安装在相应的通风管道和通道的进出口部,这时候人防设备的质量尤为重要,因为它关乎人员生命和物资安全,同时也会影响到地下室的防护效能和结构安全。尽早的安装人防设备尤为重要,安装人防设备可以说是给人防工程增加了防御系统,保证了人防工程内人员和设施的安全。



    上一篇:浅谈人防工程的防护作用
    下一篇:人防工程的使用

    版权所有 福建省万鑫人防科技有限公司 闽ICP备15000900号-1

    QQ:3331527 电话:0594-2820002 手机:18359754444 郑先生

    主页 > 小鱼儿香港开马结果 >

    上班路上突遇车祸引出侵权责任之争

      发布时间:2019-05-11 01:27

      刘大海是的老板,他在家从事轴承加工,但一直没有营业执照。2011年8月7日,令人悲伤的一幕发生了,骑自行车与冯学峰驾驶的三轮车发生碰撞,致使当场死亡。

      2011年9月2日,的父母作为原告与肇事者冯学峰达成赔偿协议:冯学峰一次性赔偿其人民币68000元,作为对该事故的一次性赔偿。协议经过公证以后,当日冯学峰就将赔偿款全部支付,的父母在收到赔偿款后出具了收到条。

      事情看起来得到了的解决,因为赔偿协议写明,收到赔偿款后原告自愿放弃追究被告任何民事责任,双方就该事故不再有任何争执。2011年10月16日,冯学峰以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

      案子波澜再起,是因为父母认为是在上班的路上出的车祸,作为雇主的刘大海理应负连带责任。于是,在赔偿协议之后,父母又将刘大海告上法庭,要求刘大海赔偿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合计615225.5元,扣除肇事方已经赔偿的68000元,再要求赔偿547225.5元。

      刘大海觉得挺冤枉,辩称的死亡是因交通事故引起,肇事者已进行了赔偿,再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请求驳回。

      一审法院认为,为刘大海提供劳务,刘大海支付相应的报酬,因刘大海无工商登记,所以二人形成雇佣关系。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是去刘大海处的必经之路,因此可以认定,在去上班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

      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本案中,父母选择了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与肇事者冯学峰达成了赔偿协议,是其真实意思的表示,且肇事者是最终的责任承担者,父母再以同一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不予支持。

      父母不服一审裁定,向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因肇事者无赔偿能力,仅向亲友借了68000元,再也借不到钱了,只是赔偿了上诉人部分损失。因没有在肇事者那里获得全部赔偿,其不足部分仍有权向雇主要求赔偿,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裁定。

      被上诉人刘大海答辩称,的死亡原因是道路交通事故所致,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其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

      双方理论不休,看起来像都有道理,事情最终如何呢?二审法院给出了答案。聊城中院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的,法律上赋予雇员既可以基于第三人的侵权行为向第三人主张权利,也可以基于同雇主之间的雇佣关系向雇主主张权利。是法律给予受害人的一种诉权的选择,这两个请求是独立的。第三人作为直接的侵权行为人是最终的责任承担者,雇主在履行了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法院认为,受害人选择雇主赔偿应在选择直接侵权人也就是交通肇事者赔偿之前,否则雇主无法履行追偿权。赔偿权利人选择向侵权第三人主张了权利后,就不能再向雇主主张权利,否则赔偿权利人将得到双份赔偿。

      一个年轻生命的失去,让我们扼腕长叹。那么其实际损失与侵权第三人赔偿数额的差距部分,又该有何说法?法院认为,这应视为上诉人的父母对侵权第三人冯学峰责任的放弃,上诉人就差额部分又选择雇佣法律关系向雇主主张权利,显然对雇主不公平,因为本案中雇主本身承担的就是替代责任,所以上诉人的该项请求于法无据。

      《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以下简称《解释》)第11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该条规定明确了雇员因第三人侵权遭受人身损害的赔偿责任人应承担的是“不真正连带责任”。所谓不真正连带责任,是指数个债务人基于不同的发生原因而对于同一债权人负有以同一给付为标的的数个债务,因一个债务人的履行而使全体债务均归于消灭。赔偿权利人在行使诉讼请求权后,只要侵权第三人或雇主任何一方履行对受害人的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另一方的赔偿责任亦归于消灭,债权人也就失去了请求另一方履行债务的权利。

      也就是说,第三人侵权致雇员人身损害的,其赔偿权利人享有诉讼选择权,该诉讼选择权应理解为可选择起诉侵权第三人、雇主之一或同时起诉二者,而不是可两次行使诉讼请求权。

      如果允许赔偿权利人起诉雇主主张诉讼请求权,将有可能产生同一给付内容的另一生效裁判文书,使赔偿权利人因同一损害行为获双重赔偿,这显然与损害赔偿系补偿、填补受害人损失的性质不符。且侵权第三人作为终局赔偿责任人,雇主行使赔偿责任后可向侵权第三人追偿,侵权第三人将面临向受害人直接赔偿和被雇主追偿的境地,这有违民法的公平原则。